广州市农友饲料机械有限公司官方网站欢迎你!
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020-56989985
地址:广州市白云区兴河路工业开发区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 饲料搅拌机 >
一天一人八十元店钱;摔伤脚的那个二代老贼
浏览: 发布日期:2019-03-23

  二虎儿子三岁半,跟他却生分。为啥?见面少。二虎反扒,作息时间,得跟贼同步。每天天不亮,他就离开家了;再回来,儿子早睡了,亲他脸蛋都不知道。二虎很希望能休一次假,陪陪儿子。结果,这假说来就来。

  二虎姓冯,33岁,陕西省西安市公安局公交分局民警,转业军人。便衣大队今年5月成立,民警、辅警加一块,整20人。五大队民警冯二虎“以工代干”,当了便衣大队的副大队长。成立四个月,便衣大队已经刑拘了80多名犯罪嫌疑人。其中,二虎亲自参与,得有小30人。现在,我还是说说他此前的反扒故事吧。

  今年4月,三府湾客运站附近,公交站接连发生手机被盗案。受害人说不清嫌疑人模样,案发地又正好是监控死角。站在附近一过街天桥上,二虎和同事蹲守三天,终于看出了明堂:客运站跟前,老有一堆人凑一起打扑克。看样子,像是在等生意上门的小商贩、摩的司机之类的人。每有长途大巴或者跑临潼的旅游大巴到站,这帮人就扔下牌,往那些拖着行李的人跟前凑。摩的司机揽到了活儿,开上车就走了;牌摊儿上换来换去,俩三十左右的男子老在。二虎看出,这俩像贼。守到第三天,下午四点左右,这俩人一个打掩护,一个下手,偷走了一个姑娘的手机。得手后,他们坐上了辆三轮摩的,朝东走了。拐到一个物流站门口,他们刚下车,二虎和同事赶到,分头对二人实施抓捕。一个二虎当场拿获,另一个夺命狂奔。二虎把抓到这位交给同事,自己在后面紧追不舍。

  反扒民警,都爱向神行太保致敬。每天没两万步起步,都不好意思说走路了。二虎走路之外,还坚持跑步、健身。所以,看着瘦,身体“钢钢的”。追出五百米,那家伙不顾性命,冲过快速干道,眼看要过隔离绿化带,逃到路对面去。二虎拍马赶到,一个“鱼跃冲顶”,将那小子扑倒。不过,这次抓捕,二虎付出的代价,就是两个膝盖被磨得鲜血淋漓。包扎之后,他回家休了一周的病假,全职陪儿子。

  二虎有勇,尤其尚谋。有一阵儿,公交车上老有人丢钱包。怪了,跟钱包一起搁包里的手机,却并不丢。调取了大量发案线路公交车里的监控,二虎发现,作案的是一帮比比划划的聋哑人,俩俩组合。研判出他们常上车的站点,二虎和同事在那儿守候,就守来了其中一男一女。俩嫌疑人不带身份证,纸上写个假名字,再问就装糊涂。二虎却从他们的衣着看出了名堂:大热的天,别人都一身汗,这二位却身上清清爽爽。这说明什么呢?说明这儿离他们的住处不远!一路调路边监控,他们摸到一个小区,在紧锁的房门前耐心地守候。守到晚上十点半,留守看门那位出来倒垃圾,门一开,二虎他们冲进去。控制这位,然后在屋里“守株”。不一会,剩下三个“兔子”全给等到了。屋里一搜,找出大量练习搓拉链的道具包。难怪,乘客的挎包拉链拉得好好的,这帮人轻轻一搓,就“芝麻开门”。

  有一阵儿,西安一些大医院附近的公交站点,常有乘客在下车时被割了口袋。看病的人,现金带得都多,一丢就是几千块,哭天抹泪的。这帮贼,耳朵都好使。除了钱,手机也照偷不误。二虎感觉,不是本地贼。本地贼笨,没人玩得了这刀片。公交车上不挤,座位都有空的。连受害人都纳闷:旁边坐个人,不吭不哈,坐两站就下车;自己的西装或者夹克口袋,怎么就被划出个大口子呢?

  还是研判加守候,二虎他们的终于发现了一个目标。三十来岁,小个子,一只空的双肩背,老背在前头。调监控,车上,小个儿用包遮挡着,有偷邻座的动作。不过,没能得手。这天,从一大早,跟到晚上。小个儿来到火车站附近一家湖南土菜馆,和一帮人汇在一起。吃饭、喝酒,湘菜一样火爆的湖南话随风飘来。原来,这帮人天天晚上都在这儿碰头呢。又跟了几天,发现这帮人的窝点。北梢门一家小宾馆,老板认钱,不看身份证。黑店。

  还是重点盯那个小个子。和一般挤车“送站”的贼不同,小个儿不往人多的车上凑,看有座位的才上。要跟上车,很快就会被他发现。那怎么办呢?二虎和同事就分了工,一辆电驴,一辆私家车。怕小个儿察觉,大伙儿把私家车换着开。一天,早上七点半,小个儿从北梢门上车,只走一站就跳下车,往马路对面跑。他那慌张的神态,明明白白告诉二虎他们,他得手了。看那小子上了对面的一辆公交车,二虎他们追上前面的公交车,留下一个民警找到受害人;然后,他们直奔那家黑店。先控制店老板,再到房间里抓了小个儿。然后,就像抓聋哑扒手一样,小店里守着。回来一个,抓一个;回来一对,抓一双。算上小个儿,一气儿抓了六个。

  一问,跑了俩。先一天,有个老贼扒窃时失手,跳窗逃跑时,摔伤了脚。老贼的徒弟开上车,送他回了老家。二虎他们追到湖南常德,抓了老贼,把他徒弟挂在网上。

  贼们在看守所里“欢聚一堂”,属于他们的“传奇”就此落幕了。原来,这个割窃团伙,自称“耍片儿”的,个个都有案底。他们师傅带徒弟,已经传承四代了。靠一只空包作掩护,刀片在这帮人手上,可以从里向外割开受害人衣服口袋,手机、钱包都弄走,而不被察觉。师傅要求都严,徒弟学艺不满一年,根本不让放单。第一代老贼,六十多了,已经告老还乡。这回来西安的这拨儿人,三个贼二代,都年过五旬;三个贼三代,都是四十多;两个贼四代,其中一个就是那个小个儿。这帮人大部分都住在北梢门那个小黑店里,一天一人八十元店钱;摔伤脚的那个二代老贼,是这些人里混得最好的。他不仅住在条件更好的宾馆,而且开来了自己的丰田凯美瑞。可惜这行当不养老,他跳窗摔伤了脚,只好让他徒弟开车送他回去,准备从此金盆洗手。从前,这帮人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。都是一人翻船,其他人闻风而逃。像这次这样被一锅端,从一代老贼算起,还是头一次遭遇。从他们的住处,搜到的刀片,就有上千片。案子是去年刚入冬破的,直到现在,这公交车上的割窃案件,西安再没有发过一例。

  有回,抓了个贼,贼交待,偷来的手机卖给了一个甘肃口音的人。知道这人的车号,二虎他们调了卡口监控信息,发现这辆车常在八仙庵一带出没。守了三天,夜里逮住了销赃的甘肃人老景,当场从他的车上缴获27部手机,都是苹果之类的高档货。一查,全是这两天内被盗的。老景身上,有张快递票据。查询发现,货是寄往杭州的171部手机。二虎他们赶快飞到杭州,和当地警方一对接,没待这批手机寄到,与快递小哥已经掐好了码子。小哥说,收单的是一对广东兄弟,姓谢,专收手机。第二天,谢氏老大打来电话,说东西不要再送家里,让送到一菜市场。想必,他们打了老景的电话,不接,生疑了。菜市场收货时,谢氏兄弟被抓。再查这批手机,除了西安,还有石家庄和沈阳的。回到西安,二虎他们就再往上摸、往下捋。原来,老景有个老乡,叫老马,在沈阳,是老景的上线儿。弄清老马的底细,老马的名字就上了追逃网了。

  老景人被关了,手机可没关。二虎拿这部手机当了鱼饵,学着老景的腔调,钓来三拨儿送货的。新疆人,三男三女,倒是成双成对。口袋里掏出来14部手机,全是刚偷来的,其中大多来自公交车及沿线站点。反扒干到这份儿上,就成了“经典”。这“经典”可不是我说的,西安警方可是把这起案例,评了“优秀技战法经典案例”呢。

广东省广州市农友饲料机械有限公司

联系方式:020-56989985

地址:广州市白云区兴河路工业开发区

Copyright © 2011-2020 广州市农友饲料机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:粤ICP备2698763号 技术支持:浪潮网络网站地图